麻豆传媒058迅雷

  原创 80后菠萝博士 菠萝因子

  菠萝
昨天下午,诺贝尔基金会宣布,将202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Harvey J. Alter博士、Michael Houghton博士和Charles M. Rice博士,以表彰他们对丙肝病毒(Hepatitis C Virus,HCV)的重要发现。
这项研究意义重大,获奖实至名归。丙肝,是一个和肝癌密切相关,但在中国被严重忽视的疾病。(一)被忽视的定时炸弹
中国人口占世界20%,但肝癌患者占了50%以上,其罪魁祸首就是慢性肝炎病毒感染。70%以上的肝癌患者都是肝炎病毒携带者。
慢性肝炎病毒主要有两种:乙肝病毒(HBV)和丙肝病毒(HCV)。
中国的肝癌主要和乙肝病毒有关,而欧美则主要和丙肝病毒有关。虽然中国的丙肝感染率并不算高,但由于人口基数大,我们依然有1000万左右的丙肝病毒携带者,绝对是不能忽视的。
全世界肝癌患者最多的国家是中国,但要说人群发病率最高的国家则是蒙古。
很大的原因,就是蒙古是世界上罕见的乙肝病毒和丙肝病毒感染都非常严重的国家。蒙古超过25%的人口都是肝炎病毒携带者,不少人都是同时患有慢性乙肝和慢性丙肝。
这个国家,几乎100%的肝癌患者都是慢性肝炎病毒携带者!乙肝和丙肝病毒怎么导致肝癌的呢?
原理很复杂,包括病毒直接进入肝细胞,造成DNA突变;反复破坏肝组织,刺激细胞分裂生长,增加DNA突变概率;刺激免疫细胞分泌生长因子,直接刺激癌细胞生长,等等。
由于长期宣传教育,中国很多人都知道乙肝病毒和它的危害,现在小孩出生一般都会接种乙肝疫苗,大大降低了风险。
但对于丙肝病毒,了解的人就凤毛麟角了。相信很多人第一次听到“丙肝”的时候,首先的反应是:饼干?什么饼干能得诺奖?
但“丙肝”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全球每年约70万人死于丙肝感染带来的相关疾病,包括肝硬化和肝癌。
丙肝病毒是怎么传染的呢?
主要通过血液。
丙肝感染者多在贫困地区。很多人感染丙肝,是由于非法卖血、共用针管吸毒或者基层卫生系统消毒不严格导致的。
如果以前有过卖血/输血史、高危性行为史、静脉吸毒史、卫生条件差的纹身补牙等历史、还有乙肝、艾滋病患者,都属于丙肝的高危人群,最好都到相关医疗机构(疾控中心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接受丙肝病毒筛查。
但现实中,由于经济教育水平低,加上丙肝感染早期通常没有什么症状,因此绝大多数都浑然不知,并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更别说治疗了。
据估计,中国只有2%左右丙肝患者被诊断并接受了治疗。剩余的绝大多数人,就在不知不觉慢慢走向肝硬化,甚至肝癌的道路。
丙肝,成为了被忽视的定时炸弹。
(二)丙肝的治愈方案
和乙肝不同,丙肝目前并没有疫苗,无法很好地预防。但好消息是,丙肝已经是可以治愈的了!这是极其少数能被治愈的病毒慢性感染。
丙肝一直是靠药物治疗。
传统的以注射干扰素与利巴韦林联合用药为主的治疗方案,周期长(48周),副作用大,而且效果有限,耐药比例高,临床治愈率徘徊在50%左右。
怎么办?
幸运的是,基于今年得诺奖的几位教授的开创性研究,药厂开始开发针对丙肝的特异新药:“直接抗病毒药物(DAA)”。
直接抗丙肝病毒药物的成功,是最近几年新药研发领域最大的革命性突破之一!
现在针对丙肝的新药,不仅有一代,还有二代,三代。
2011年,特拉匹韦(telaprevir)作为直接抗丙肝病毒药物,经美国FDA批准上市。
相比传统方案,特拉匹韦的加入带来了更高的临床缓解率,是一个重要突破。但它还需要配合干扰素使用,依然有比较明显的副作用。
2013年,另一个直接抗丙肝病毒药物“索非布韦”横空出世,成为首个无需干扰素就能治愈丙肝的药物。在临床研究中,索非布韦+利巴韦林的纯口服方案对丙肝2型和3型患者实现了100%的治愈率!
治愈率高,副作用小,使用方便,丙肝治疗进入了全新的阶段。
但科学家没有停下脚步。丙肝病毒还有俩特点:一是种类多,二是容易突变。
这样的多样性和突变性,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丙肝疫苗的重要原因。也是因为这个,虽然早期药物效果不错,但病毒容易产生耐药性,或者干脆无效。
咋办呢?
新一代药物+组合疗法!
在第一代丙肝药物基础上,科学家开发出了效果更好的组合疗法。它的核心是同时使用2-3个直接针对丙肝病毒、但机理不同的药物。有的药物抑制病毒复制,有的抑制病毒蛋白合成,有的抑制病毒组装和释放。当把他们混合在一起,就能全方位,更好地消灭丙肝病毒。
面对单一药物,病毒容易通过突变而躲过,但要同时躲过多个机理完全不同的药,是几乎不可能的。
这样针对同一病种,多角度治疗的组合疗法,是所有复杂疾病,包括癌症治疗的梦想和发展方向。丙肝治疗走在了前面。
有多家公司,包括吉利德、默沙东等都开发了新型组合疗法,结果都挺惊人的,不仅服药周期短,而且临床治愈率都达到了90%以上!
科学改变世界!一下子,丙肝不再是老大难。
大家可能还会问:有这么多种新药,到底应该怎么选呢?
要看患者特点。
首先,丙肝病毒有多种亚型(从1型到6型),中国患者主要是1型,尤其是1b亚型,占了总数60%左右。不同亚型的最优治疗方案是不同的,因此患者选择药物之前,最好做病毒检测,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药物。
除了病毒亚型,选择丙肝药物还有几个重要因素要考虑:比如是否有肝硬化,是否肾功能不全,是否已经接受过别的治疗,等等。
总之,丙肝病毒也需要“精准医疗”。 (三)中国上市和纳入医保
面对新药,不可忽视的大问题是可及性,包括购买渠道和费用。
再好的药,买不到或者用不起也是白搭。
丙肝的新药虽然好,但最开始在国内是买不到的,而且这类药在欧美是及其昂贵的,一片药可以高达7000人民币!一个疗程超过50万人民币。
刚才说了,中国多数丙肝感染者属于农村贫困人口,收入偏低,这种价格是绝对不可能用得起的。
因此,丙肝患者群体也在上演《我不是药神》一样的故事。很多患者被迫跑到印度等地方去买仿制药。
幸运的是,2017年开始,多个丙肝新药陆续在中国获批,包括效果最好的一些药。患者在国内就能买到正版药物了。
更重要的是,2019年,三种丙肝新药被纳入医保,平均降幅超过了85%!
· 夏帆宁(原价6万多,纳入医保后6千多,再根据比例报销);
· 泽必达(原价6万左右,纳入医保后6千左右);
· 丙通沙(原价7万左右,纳入医保后1万多,再根据比例报销);
从国外的50万,降到中国的6千块,再加上报销比例,虽然并不是“白菜价”,但至少让更多人能用得起了。相信随着更多新药,包括国产药的出现和纳入医保,价格还会进一步降低。
丙肝在中国基本消失,并不再是奢望。
(四)结语
今年新冠病毒的出现,让世界陷入了混乱,让我们意识到,人类并非万物之王,小小的病毒就随时可能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但这次的诺奖也带给我们希望:面对病毒带来的健康危害,科学研究是我们最好的武器。
由于科学家们的不懈努力,丙肝已经成为一种可治愈的疾病,也会极大减少肝癌患者数量。
也是由于过去几十年对各种病毒的科研积累,我乐观地相信新冠病毒不久就会被攻克。
但肯定还有其它病毒出现。
自从人类出现,我们和病毒就共同存在,共同进化,有时是敌人,有时是朋友。
我们需要抵御新冠这样的致病微生物,但不可能,也不需要“杀死所有病毒”。更好的方法,或许是敬畏自然,并相信科学,更好地学会和各种微生物共存,共享同一个星球。
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大家平安健康。
致敬生命!
*本文旨在科普癌症新药背后的科学,不是药物宣传资料,更不是治疗方案推荐。如需获得疾病治疗方案指导,请前往正规医院就诊。
参考文献: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2020 Retrieved October 5, 2020, from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2020/press-release/
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 临床肝胆病杂志, 2019,35(12): 2670-2686.
原标题:《丙肝研究者获得诺奖!中国1000万感染者如何避免肝癌?》

【专题】身体那些事,要听医生的